波蘭年輕死金天才:
DECAPITATED特集



我們華人要對DECAPITATED作最貼切的形容,相信是「英雄出少年」。他們可能是世上最年輕的成功死金樂團。當然,其他的歐洲國家特別是芬蘭不是沒有這些未成年已成名的樂團,卻少有他們那麼極端:DECAPITATED的風格,是高技術導向和高體力要求的death metal,而不是power或melodic death。四名音樂學院同學似乎冥冥之中已註定要走在一起闖一番新景象,當96年DECAPITATED初成立,四名團員才約十四歲左右,最年輕還要是鼓手,在97製作第一張demo "Cemeteral Gardens"時他才只是十三四,而下一年第二張demo "The Eye of Horus",已令他們得以加入Massive Management成為VADER同門師弟。1999年正式錄製的第一張大碟"Winds of Creation",也就是後來交由Wicked World發行的這張,那時候四人十八歲都沒有還未成年,但是"Winds of Creation"已經是那個年度最好的死金唱片,他們的實力與創作力與他們的年齡完全不相符得已比大部份老手更老練,甚至已可和一些大家耳熟能詳的知名樂隊同台演出而不輸不怯場。好些比他們老十年以上的都未必達到過如此成就。在和他們差不多年紀時還只在循規蹈矩地上學校念書、乖乖聽爸媽的話做事的你,有沒有一點感慨?


DECAPITATED - Winds of Creation
Winds of Creation (Wicked World, 2000)


每當談到波蘭死金,無可避免會提起VADER,畢竟他們在當地具有一定的歷史地位,但可幸地DECAPITATED卻不是為趕潮流而模仿前人,對音樂的認真程度令他們有意成為開路先鋒而非隨波逐流者。不是很像VADER - 說完全不像是很困難的,相信每一支波蘭死金團最少都有被他們潛移默化吧,「最VADER」的,相信是此作由VADER結他手兼監製Peter Wiczwarek製作,這也是他首次為自己樂團以外的團監製,連這殿堂級的前輩也會大力支持,可想而知DECAPITATED的實力與潛質甫出道已被認同。音樂像團名般帶著老死金味道,連樂器音色亦是重中低音的老式與粗糙,以SUFFOCATION、NILE的技術結合新派死金的結構和侵略性,還將一張傑出死金唱片要有的盡收其中:高技術、重節奏感、快速、壓迫性強、多變化、深沉而邪惡的死腔、適量旋律,還有最重要順暢得來合情合理。前面的很多樂團都做得到,最後一點卻不,往往就是太追求高技術與超嚴謹,弄得太機械化而感覺和感情不足,DECAPITATED則是做到全首歌幾乎沒有重覆過的部份,卻讓人感到自然而然沒有造作,相信音樂學院中所學助他們建立起如此穩固的創作基礎。技術更是驚人,光聽唱片也聽得出他們的錄音表現是毫不拘緊、輕鬆自若,很多部份的控制要比前輩們仔細得多,結他有一個特別之處:有著不少solo,為音樂加進變化與旋律,很多死金團就是忽略了這個部份,但最可怕的要數鼓手,雙手可能不算很突出,雙腳卻是千變萬化,很難相信還沒成年對拍子轉變的掌握和協調已可達到這麼高的境界,還要有足夠體力應付得到此作幾達brutal death的爆炸力。歌手嗓子顯得有血有肉,是可以感受到當中「感情」的死腔,沒有很多同類主音吼得死板單調的毛病,而且是他唱得最沉的一作,更配合此作高技術brutal death路向,難得是歌詞不是死金的典型血腥,題材取自神話、傳說和現實,屬思考性和批判性的歌詞,已經讓人知道年紀輕輕的他們非池中物了。十來歲已經已展現出如斯大師級風範,絕對相信再磨練數年,無論音樂或演奏都可達到世界一級的水準,同時這一天的來臨不會很遠。最後的合成器氛圍曲"Dance Macabre"後,是SLAYER的"Mandatory Suicide",也是他們喜歡拿來結束演唱會用的一曲,他們的版本不算特別但表現不錯,而這名曲已可算是整張專輯中較弱的一首,已可知道"Winds of Creation"的水準有多高。


這就是2000年最佳death metal作品之一,是連資深的樂迷都會受其感動的佳作,光中低音的迫力已令人興奮,也因之後已轉型而「可一不可再」,亦被很多人視為DECAPITATED最傑出最神聖一作。迷technical death和brutal death的,沒有理由會忽略"Winds of Creation",甚至是不去留意DECAPITATED,就算稱"Winds of Creation"會在若干時日之後被視為死金中的經典、稱DECAPITATED為現在的死金新希望,相信也不會有人反對,他們就是極端金屬界的當代少年英雄,以"Winds of Creation"讓世人知道,一班少年也可以蘊藏巨大的死金潛力與超越絕大部份前輩的造詣。成功過後兩年,差不多廿歲的他們,是時候確定自己的路向了。始終"Winds of Creation"的成就太高,樂團難免要承受樂迷期望過高的壓力,不複製自己而另覓路向是個不錯的辦法。這正是"Nihility"所做。可以說,真正的DECAPITATED,就是自這一作開始。


DECAPITATED - Nihility
Nihility (Wicked World, 2002)


一首歌都不用聽,聽一個音符已經知道有所不同:是徹頭徹尾不同的聲音。這次監製的是樂隊自己,或者正是這個原因,上作Peter Wiczwarek的VADER和old-school感都沒有了,取而代之是相當的時代氣息,先鋒是利用採樣音效的雙地鼓和破聲結他,音質提高了,但低音不足,大部份時間感覺不到低音結他的存在。這種現代化、數碼化錄音技術,之後一直沿用至今。音樂也改變和錄音一樣變得新派,仍然有近brutal death的快速部份,但整體中慢板的段落多了和混入新潮節奏,更重視樂器的技術彈奏,或可視為複雜一點的MORBID ANGEL,同時加重機械化和冰冷感,越加偏離上作的「真實感」,也就成了「DECAPITATED之聲」,從"Perfect Dehumanisation (The Answer?)"、"Nihility (Anti-Human Manifesto)"這些歌名和「虛無」的碟名,也可知道這份追求之心。但可能特意為了變得非人性化,演譯上衍生出一點遺憾,像細微部份的處理可以再改善一點,同時有些歌曲過份集中於一些主題段落,進程變化亦和上作有點差距,但樂手以更進一步的技術來彌補,riff依然令人透不過氣,solo仍為歌曲添上別致修飾,鼓手再加令人讚嘆,雙地鼓各式快慢轉變與不同拍子組合實在超乎常人,加上其他樂器的如影隨形地跟隨,咄咄逼人的氣勢之下,又是一部死金佳作。樂團的經典名曲亦是出於此,就是"Spheres of Madness",相信是DECAPITATED最單調的一曲 - 用「簡約」來形容較為合適,全首中板曲就是只由一個模式兩三riff組成,但賣點是以鼓手雙腿奇技和團隊默契完成的工業式超精準演奏,還有自毀的歌詞,完全表達脫離人性的思想,亦成為Earache最知名金曲,就因其聽過一秒已能銘記在心的感染力,已被用作Earache影像產品的開場插曲,就算不認識DECAPITATED也有機會聽過。而在某些版本中,更附送了NAPALM DEATH cover "Suffer the Children",這種grind death東西非常適合他們。


這班年青人在"Nihility"開始正式完成自己,但未必人人喜歡他們這新風格,死硬派在這堣w會和DECAPITATED決裂,但新路向會更適合technical death或新派death的追隨者,而總體之言,"Nihility"絕對能滿足到對death metal有要求的人。在這時候,樂團已面對一個常見的問題:越後期作品承受壓力越大,對於未成年即達世界知名、已發表被大肆吹捧的兩作之DECAPITATED來說,這問題更大,要有突破和迴避抨擊,所作選擇是改變。


DECAPITATED - The Negation
The Negation (Wicked World, 2004)


與很多人就上兩作走勢所作預期不同,"The Negation"走的是回頭路線,是抱有復古意味的一作,箇中底蘊是創作心態和認知改變。兩張成功專輯帶來大量演出機會,令樂團決定創作一張演唱會向唱片,或者加上「單曲」"Spheres of Madness"的成功,簡約和爽快成為了作曲時的座右銘。如對上作追求技術影響進程和速度有所不滿,相信這次不會再有投訴,隨著大量blastbeat速度感回來了,遷就現場演出可行性沒有太多複雜樂器聲部,轉而用更簡單直接的演奏密集轟炸,聽過已是他們最佳金曲之一的"The Fury"、中段加入MESHUGGAH式工業節奏像複雜加速版"Spheres of Madness"的"Three-Dimensional Defect"和很MORBID ANGEL的"Lying and Weak",開場三首已令人深信"The Negation"是04年度最佳死金唱片之一。單以此三曲來說,確是,但過了可說是高峰的"Lying And Weak"之後,有點後勁不繼。這些歌曲在現場演出時相信反應一定很熱烈,因為夠快夠重,只是對於聽唱片的人,特別是習慣新派的人來說,犧牲了變化與鮮明而回頭找尋舊時的快感,欠缺了多元化帶來的耐聽性,尤其是和上兩作相比,這次歌曲結構都是過於簡單,不仔細聽對整張專輯的印象只有兩個,就是很多blastbeat的快歌,和壓迫性的中慢板歌曲,但個別曲目就是不夠性格 - 除了導入主題曲的結他噪音曲"The Calling"吧。另一個缺點是Sauron。"Winds of Creation"深沉得可怕的死嗓,一作比一作薄弱,到了這作甚至顯得有點疲弱,某程度上糟蹋了特別版收錄的DEICIDE名曲"Lunatic of God's Creation",而在之後Sauron便因健康問題離團了,或者就是因為抱恙而影響表現吧。一路的評論似乎偏負面,但"The Negation"也非一無正面之處,像換個角度看,追求「力」而不繞圈子就是賣點之一,上作嘗試的現代化錄音也再加精良,而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結他手Vogg的solo,自第一天他的技術一直為人讚賞,此次沒以前般飛快和密集,改向研究特別音階和氛圍,專輯同名曲中的solo可說是他的代表作,而這些異常獨奏,在同樣異常的下作被提昇至更高的境界。

"The Negation"絕對不是DECAPITATED最好的一張,對某些人來說甚至是他們最差的一張,但單就死金唱片而言,仍屬絕對的水準之作,帶有遺憾卻已比很多同類專輯優勝,復古路向未必人人喜愛,但DECAPITATED仍然守得住他們的底線:製作出一部值得搜購的死金作品 - 對某些人而言。只是更令人摸不著頭腦:下一張又會怎樣?結果是又變了。而且,這變化出乎所有人意料。


DECAPITATED - Organic Hallucinosis
Organic Hallucinosis (Earache Records, 2006)


「假如你是那種進入耳中的聲音與自己期望有些微不同,便立即認定他們的新作是劣品,相信"Whisper Supremacy"你是連試一試都沒必要,因為只需五秒鐘,已會認定Mike DiSalvo是害死CRYPTOPSY的千古罪人,和"Whisper Supremacy"甚至之後的CRYPTOPSY都不會好聽或值得聽。」


幹嗎在DECAPITATED評論中拿了這CRYPTOPSY的引子?因為歷史重演了,只需將前段中的CRYPTOPSY換成DECAPITATED、"Whisper Supremacy"換成"Organic Hallucinosis"、Mike DiSalvo換成Adrian "Covan" Kowanek,便成。"Whisper Supremacy"的音樂部份沒有離經叛道,甚至可以說不輸以前,但招來大量非議,就是因為Mike DiSalvo的嗓子「觸犯禁忌」,但"Organic Hallucinosis"的負面回應數目更是驚人,因為變的不止是歌聲,還有音樂,活脫是另一支樂團似的,對那些「有不同即不滿」、「有所要求」的人來說,這可是大逆不道的冒犯了,招此劣評,絕不難怪。


音樂路向則是"The Negation"和"Nihility"的綜合,利用了後者的多變性避開過於簡約的危機卻保存著前者的強悍,這是給很多人的喜訊。現場演出向的"The Negation"正是犯了太直接的問題忽略顧及聽唱片時的感受,但這次同樣未能得到應有的正面回應,便是因為走得太快太前了,以前稱他們為「新世代SUFFOCATION、MORBID ANGEL」的話,這次定要改口,已脫離了大多數前輩的影子,MESHUGGAH或者有一點,但確實拿不出多少團比擬,是只屬於DECAPITATED、來自未來的death metal,一切好像進展得太急,難怪死忠派的更是未能習慣只有嫌棄。從一開始到最後都是徹頭徹尾的超技術,所有riff和鼓點皆是經過精確計算的拍子組合,侵略性之高也是以前從未達到過,比"The Negation"更可怕的blastbeat和密集音符,還要再具氛圍性、意境化得多,冰冷得像是一台未來殺人機械產生的聲音,已不屬於現在的death metal了,超現在得令人詢問「這真的是DECAPITATED嗎?」最前衛、最高技巧、最重、最冰冷,確是他們最具挑戰性和實驗性的一作,其中一曲的歌名正好可完美地形容:"Post Organic"。"Nihility"的音樂、歌詞與製作可看出DECAPITATED不甘心於沉醉血腥暴力的死金典型,超越常人才是目標,樂團成立十週年、平均年齡廿四歲的他們終以第四作"Organic Hallucinosis"昇華到此「非人」境界,同樣單一首"Post(?)Organic",已把毫無人性一面無保留呈現,相信沒有人會不因其riff和逼力感到戰慄。樂手比之前瘋狂得多絕對令人更加亢奮,不止鼓手Vitek成就了生涯中最完美一次,結他手Vogg亦是,除了riff的編寫和技術大幅躍進,由第一首"A Poem About an Old Prison Man"到最後放在"invisible Control"結尾用作激昂謝幕的每段solo霸道得來滲透邪氣令人讚嘆,結他solo和鼓高速blastbeat同時突入的常用手法更帶來疊起高潮,或者"The Negation"的部份會有爭議,但他那一次施展渾身解數地彈奏時會令人失望?年紀輕輕的他,已是當今極端金屬界的結他英雄。歌詞也值得特別留意。主題又是一首"Post(?)Organic"已可想到,集中於近未來的社會現實和科技威脅,為配合未來景象,歌詞包含大量特別標示和註釋,還有不是全部寫下的歌詞皆有唱出,很多隱藏信息要邊跟隨歌曲進展邊讀歌詞本才會知道完整概念。樂團似乎對Charles Manson這殺人狂情有獨鍾,"The Negation"重玩的DEICIDE名曲"Lunatic of God's Creation"歌詞便是有關此狂人,這次更乾脆為他的詩作"A Poem About an Old Prison Man"譜上death metal作為同名開場曲,都可算是噱頭之一。


音樂已經成型,但要完全達到「後有機」,還要借助錄音技術去令心目中的效果得以如實演譯。自"Nihility"已經脫離舊式死金,除了因為樂隊自VADER的Peter Wiczwarek手中收回監製一職,錄音工序亦搬到了當地知名的錄音室Hertz Studio交由負責人Wojtek和Slawek這對Wieslawscy兄弟完成,一路到現在他們都是那堛滷`客。DECAPITATED專輯的製作一次比一次進步,來到"Organic Hallucinosis"那完全合成感覺的聲音,除了失去成團初期的真實感覺,層次感、壓迫感、厚實質感和每個音符的精緻程度,再加上一點錄音室效果作特別修飾,那一項是需要投訴的?(當然,倒過來說,這些全都是惹人投訴之處)"Organic Hallucinosis"是近年其中一張製作質素最高的現代歐洲死金唱片,同時DECAPITATED是Hertz Studio發展至現在世界級錄音室的歷史見證,除瑞典和芬蘭的幾家著名錄音室,Hertz的知名度也穩步上昇,眼見已有不少波蘭和鄰近國家的樂團選擇到這媬音,或者有一天「波蘭之聲」革命會由此開始?


但即使音樂如何改變,影響及爭議都不會及歌手的改變大。這一次「為何會是他」的主角,是來自前衛死金團ATROPHIA RED SUN的Covan,因為他正是前主音Sauron的好友而得以進團,當Sauron出現「健康問題」,和對DECAPITATED興趣退卻而想轉投古典音樂時,便力邀Covan代替他。雖然ATROPHIA RED SUN的實驗路線令他的聲線和音域得到無限制的發揮,DECAPITATED卻希望可以有屬於他們自己的風格,Covan便選擇用偏hardcore式唱法,情況和CRYPTOPSY一樣:放棄了死腔改用大眾眼中不適合death metal甚至根本不適合metal的hardcore唱法,即使音樂質素有多高,絕大多數人已會先入為主地判處死刑。既然DECAPITATED的目標是超越現有規範,死腔這典型死金要素便不會被視為必要,又其實太多執著於要死腔的人都沒有想到一點:無論是那種唱法、唱功多高,不配合音樂都是枉然,這另一種唱腔雖然在死金來說是怪卻具相當破壞力,而Covan那比Mike DiSalvo唱得更好的hardcore嗓,可能比Sauron的死腔更適合此作的音樂和氣氛。其實一直跟隨著樂團發展,都會發現到Sauron的死腔是一作比一作衰弱,"Nihility"可視作正面轉變,"The Negation"卻是明顯地感到無神和乏力,按此趨勢,如果真的是有「健康問題」和已失去興趣的Sauron演唱此作,聲音可能和Covan差不多,甚至再差一點。具前衛背景的Covan還有一個優勢:會用聲線做實驗。一些片段中已有用到變化的唱法和效果,但只屬試驗性質的點到即止,在以後應用到更多,既提高音樂的可塑性,也和樂團路向相承。如果Sauron仍在,很多可能性都不會出現,既Sauron會找Covan接任,樂團其他成員明知會引來批評亦同意此決定,自有他們的抱負和理由,而會接納他這嗓子而不找另一個死腔歌手,已是不刻意守舊以討好他人的自主心態。這些都值得未能開明的"hardcore fans"細思。有趣地現在幾近所有訪問都是由這名新成員負責應對,他名乎其實地成為樂團的發言人了。


以為這張完全不正常的唱片是經過嚴謹計劃和準備?又錯了。其實事前樂團沒有一同綵排過,只是各自練習了一段時間便進去錄音了,一半歌詞也是在錄音室中寫好。如此高難度一作,就是那麼隨興地完成。所以絕對想像不到,這班年輕人之後會帶給我們甚麼、會將death metal帶到那堙H且看下去。


樂隊網頁:http://www.decapitatedband.net

DECAPITATED@MySpace:http://www.myspace.com/decapitatedofficial



Sir個網
lau-sir.com